Ula Flannery

木叶幼儿园


短小ʕ •ᴥ•ʔ



1.
宇智波佐助,木叶村里的大家族,宇智波家族的次子。一个桀骜不驯(傲娇)的男孩儿———对就是男孩儿。

仔细看今天的小佐助脸上不再是以往酷酷帅帅的表情,取而代之,是更加酷酷帅帅的表情。

因为,佐助三岁了!人称木叶小王子的他,今天三岁了!

“........” 这是今天要过生日的小佐助。
“怎么了,佐助,不吃蛋糕么?”这是温柔的宇智波鼬。
“我不喜欢甜食。”小佐助眨了眨大大的眼睛毫不犹豫地说。
“.........”这是心碎了的宇智波鼬。

虽然知道弟弟不喜欢吃甜食,但是,还是自欺欺人地做了这个爱心蛋糕。鼬认为这个蛋糕除了外形上很符合自己的审美观,味道也很符合。好吧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
“而且这个蛋糕看起来....好丑....”小佐助皱起眉再一次发表自己的想法。

!!!!
.......绝对不能说这个蛋糕是我做的。

佐助盯着从刚才起就一直很奇怪的哥哥。
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蹬起小短腿的佐助跑到忙活着摆盘摆桌椅的母亲身边,双手扒拉上宇智波美琴的裤脚,抬头奶声奶气地催促母亲赶紧一起坐下。
小佐助觉得不可能因为生日,爸爸妈妈和哥哥就会这么兴奋。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是三岁的佐助内心所想。不得不说,他这不知道哪来的直觉判断得十分准确。

“咳咳,今天是佐助的生日。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宇智波富岳开口了,平日里的严父形象此时似乎有些往慈父方向崩坏。
“佐助三岁了呢,是该上幼儿园了。”温婉的女声自富岳身后传来。
“母亲,现在是不是还太早了....?”鼬抱起还在宇智波美琴脚边瞎扒拉的佐助团子。
“怎么会早呢。玖辛奈阿姨的儿子比佐助还小呢,也打算送去幼儿园了。”
“...........鸣人也要去?”
被哥哥抱回座位上的的佐助突然问了句。脸上的表情依旧酷酷帅帅,但他语气里藏不住的雀跃已经出卖了他。
......我愚蠢的弟弟哟。
......我可爱的儿子哟。
.......???不应该切蛋糕了吗?
宇智波富岳脸上的表情与心里所想完全不同。

“是啊。鸣人也要去呢,佐助不是最喜欢跟鸣人玩了吗?所以要去幼儿园吧?”
直觉得母亲的语气仿佛是在拐骗幼童.....宇智波鼬打了个寒颤,悄悄地瞥了眼已经坐不住的弟弟。
“谁喜欢跟他玩了!我最讨厌的就是鸣人那个爱哭鬼大笨蛋了!”小佐助脸上的迷之红晕再一次出卖了他。
.......我愚蠢的弟弟哟。
.......我可爱的儿子哟。
........???所以还不切蛋糕吗?

2.
木叶幼稚园,木叶村里唯一的幼儿园。村里只要到了岁数的小孩都会被父母送进来。美名其曰让孩子上学前班,其实就是父母们想要摆脱小崽子们而出此良策。
倒也不完全是良策。
玖辛奈无语地看着自家老公。
这个儿控...红发的年轻女人扶额。

“爸爸,不要,奏凯。”说话还不是很连贯的鸣人团子卯足劲儿推开那个比自己大的金色脑袋。
“玖辛奈....鸣人这么难过伤心,你看他还一直喊着不要,肯定就是不想上幼儿园....鸣人你放心,爸爸绝对不会让你落入坏人的魔爪的!”
波风水门又一次无视鸣团子的挣扎,刺刺的脑袋往团子的小嫩脸上蹭。
“唔,爸爸!不要,亲亲!”团子怒起嘴,扭头闪躲水门爸爸的亲吻攻击,小手挥舞着像是在向妈妈求救。
“够了。”玖辛奈拎起小鸣人,稳当当地抱在怀里。
“玖辛奈,鸣人还这么小...他进了幼儿园要是被欺负了,我..”
“如果你能别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儿子,我可能会信你的话。”看了眼怀里的小豆丁,自家儿子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还挂着泪痕,玖辛奈突然有些不舍。
虽然鸣人哭是因为他的傻爸爸一直对他蹂躏来蹂躏去。
“我知道你担心,但是幼儿园里那么多小朋友,总会有照顾鸣人的。再说了,你当老师是干什么的啊....”怀里的小团子有点不安分,玖辛奈捏了捏团子的小脚丫,成功惹来团子清脆的笑声。
“可是,可是....”忧伤的水门爸爸死盯着玖辛奈怀里的鸣人团子,看到小团子蓝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地咯咯笑,心底里的难过减少了几分。

果然我的儿子是最可爱的。

今天的波风水门依旧宛如痴汉。

3.
幼儿园很大,老师很多,小朋友们更多。

佐助被分在了小七班,和他同班的有鸣人,还有其他很多小朋友。
反正我只认识鸣人。佐助如是想。
“小朋友们快坐好!”热情的小七班老师伊鲁卡搬好小椅子,把团子们一个个数过去,确认人都到齐,再坐到最中心的那个位子上。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小七班的一份子了,我是你们的老师,你们叫我伊鲁卡老师就可以了!”老实的年轻男人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
“大家应该都是三岁,或者四岁吧?”伊鲁卡老师扫了眼团子们。
刚才一直吵闹的团子们突然安静下来。
“老,老师...我,我,妈妈缩我....”鸣人小朋友努力地表述自己的语言。
“他两岁半。还没有三岁。”站在鸣人身边的小佐助酷酷地接下了他不完整的话。
“嗯!”金色的团子点点头,朝着身旁的佐助送去一个灿烂到有些傻气的笑容。
“.....笨蛋。”小佐助扭过头,白嫩嫩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这两个.....有点.....微妙的样子。
伊鲁卡总有种被秀了恩爱的错觉。